不在线

超级超级超级凶的珍珠糖

【贾正】如果你磕的cp真的是同性恋会希望他们公开么?(知乎体)

拾鹤壹:

全部都是我的真实看法和个人思想。


写的好着急有些语无伦次。
————————
答主:小心我盘你


谢邀。


我们先从同性恋开始说。


其实这种话题我是有一点点发言权,因为我是双性恋。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接触同性恋这些话题,我记得我小时候看过同人,只是百度上无意点开看了一段就吓一跳。


他们不都是男人么?


我是这样想的,后来大了之后,我喜欢上一对韩国的cp,当时我也不大,只是觉得这两人互动很有意思很有爱,同性恋不同性恋我根本不考虑那么多,我只想我看的很开心,就够了。


当时我还小,爱不爱情的观点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们看彼此眼神里全是温柔,眼神里全是对方,他们对对方很好。


我发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东西,直到有人和我说。


“这不是两个男人么?”


和我当初的想法一样,这是两个男人,不是男人和女人的感情,不是被所有人认可的感情,同意的感情接受的感情。


不是,都不是。


人们如果知道谁是同性恋就会一传十十传百。


后来大了一点,我记得我曾经问我妈。


“你怎么看待同性恋?”


说实话我觉得我妈是个很开放的人了,但是她给我的答案是。


“就感觉很恶心。”


尽管我和妈说过多少遍,同性恋不恶心他不是病,就是一种感情,和别的感情一样,一种纯纯粹粹的人和人之间的感情。


我妈给我的回答是“别人我管不着,但你要是同性恋我打死你。”


或许网上很多说支持同性恋的人,如果反问自己一句,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会接受么?


这个世界不想我想的那么宽容又大度。


从那之后,我有了人生的目标,学心理,或许是我把心理想的太简单,或许是别的。


但是我想学心理是因为,我想让更多人知道,同性不是病,不是,真不是。


我在网上看过很多人发的,自己是同性恋但是家人有多么开明又支持,自己生活多么轻松。


而我看完只会评论“真好啊。”然后暗自羡慕。


不管说多少,到底还是有不接受同性恋的人,这不可怕,你可以不支持但是你要尊重,看到同性恋不是指指点点不是暗自嘲笑,他们和所有人一样,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爱情,或许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等到,但是他们会等。


或许有一天,我对同性恋不只是无条件支持,而是成为其中一员,我首先希望我妈先别急着打死我。


然后再说如果我的cp是同性恋会不会希望他们公开。


其实我不希望,一点都不希望。


我宁愿最后他们分道扬镳也不要被世人知道。


我的cp,是两个相伴长大的人,弟弟的青春大概就是哥哥了,他们相依为命走过的漫长岁月。


我偏爱养成系这种cp,他是他的独一无二无人代替,或许一起经过了磨难感情才会更深。


他们不一样,和谁都不一样。


他看他的眼神永远那么温柔,既然他的性格像小孩那就把他宠着,他喜欢什么他就无条件去做。


我太喜欢他们了,以至于我不想看他们受一点点伤害。


他们在中国,在中国娱乐圈,不是别的地方。


我不敢去想他们公开了会承受什么,多少人的指责和谩骂,我不敢去想,我喜欢的两个孩子会收到什么对待,事业会变成什么样,他们的性格会变成什么样。


我情愿他们人前做一辈子最好的兄弟,任何人无法代替,然后各自以后娶妻生子,过着大众所谓的正常生活。


那时候我可能会哭的很惨,会哭着说着be了,但从一些方面来讲,这是我最想的结局,我希望他们过着不被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只要谈到同性恋就拉出来溜一圈。


我不想。


我相信他们是爱情,眼神里含着的是爱意,但我希望这爱意只有他们知道,就够了。


会一辈子在一起,不管什么身份我觉得这就够了,真的够了


赞同46k.


更新于2018.2.8

【贾正】相爱实闻/下✨

Rvin:

——“半隐退歌王J×隐退影帝T”


——《我们为什么老死不相往来》番外


——破镜重圆已经圆了,所以走轻松欢快挂的


——你们呀,与不平庸的人谈一场庸俗的恋爱吧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和一个不庸俗的人,做一对庸俗的情侣。”——《暗恋·橘生淮南》


 


 


  【续上】


 


 


 


一周后,朱正廷作为家属出席了歌王今年最后一个颁奖典礼。
  
  
事实上当他前一天撒娇说一定要去现场支持歌王最后一场颁奖与演出的时候,歌王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黄明昊穿着正装,戴着墨镜嚼着口香糖,在副驾驶上那人呼呼大睡的同时,避开了众人,从后门将自己的车平稳地驶入会场。
   
    
“宝贝,待会儿我要先去彩排流程,你在这里继续休息,或者到后台等我一下。”叮嘱了他不要乱跑,黄明昊叫醒了还有些迷糊的朱正廷,把车钥匙往他手里一塞,匆匆赶去楼上会场。
  
 
朱正廷看着手里的车钥匙傻眼。
 
 
我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大大小小的会场你廷哥见多了好吧。
 
 
他瞥了一眼下车大步向直通电梯走去的挺拔身影,看着那人身着酒红色束腰西装,墨镜被随意地推到头顶,而嘴里的口香糖还没有嚼完,在闪身进电梯的瞬间还冲自己的方向挑了挑眉,不羁地吐出一个泡泡。
 
 
随着电梯门缓缓合拢,朱正廷翻了个白眼。
 
 
跟谁耍帅呢。
 
 
不过,又好庆幸。
 
 
庆幸那人直至今日,还能怀着少年心气,穿得上耍帅西装,嚼着与正式场合格格不入的口香糖,踏着星月入场接受众人爱的洗礼,而不失本心。
 
 
朱正廷伸手拿过放在驾驶座左侧的口香糖,抽出一片塞进嘴里。
 
 
这个人明明不嗜甜,为什么总喜欢在参加典礼的时候在嘴里嚼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真是搞不懂。
   
 
随着清甜的气味在嘴里渐渐弥散开,朱正廷刚刚睡醒的起床气才缓缓散去,他思考着一些没头没脑的问题,突然想起昨天黄明昊睡前对自己说的话。
 
 
“我想着,你能陪我去,其实挺好的。”
 
 
朱正廷当时没在意这句话,只当是他同意自己突兀的要求的最终表态。如今想想,那人语气中带着难得的喟叹与感动,好像悄悄藏进了两个人的梦里。
 
 
早些年,那些不得相见,假装不识的日子,那人是不是每次都是独自踏上这万人瞩目的红毯,在一众可吞噬人心的闪光灯前,半眯起眼,朝世界问好。
 
 
自己知道,那人自由不羁的性子一定撑得起这单独出镜,但其实也明白,那个从18岁未至的年龄成长起来的人,怎么可能不曾畏惧顾虑。
 
 
如果说,在不欢而别以后,自己因为换了经纪公司还有起码的公关保障的话,黄明昊则可以说是完全从独自拼搏的土壤中野蛮生长出来的少年。
 
 
他所看到的那些常备在车内的口香糖,或许藏着那人过去偶尔孤独焦虑的深夜情绪,还有桀骜不羁表面下的紧张不安。
 
    
那人怀着天生不喜感性的性子,却也悄悄感动于自己愿意陪他出席这一场盛宴。
 
 
在房间暗下去之后,将温热呼吸从背后拥进自己的锁骨,肩头酥酥麻麻贴着的是他的发根。
 
 
那是被迫独自成长了许久的少年,迟到了好几年的依恋。
 
 
朱正廷嚼着嚼着,口香糖就失了味道。
 
 
失去甜味的口香糖,还能不能为独自出席这一场场盛宴的那个小孩的紧张感带来一丝缓解呢。
 
 
他不知道。
 
 
但好歹,自己昨天扯扯那人宽大的睡衣袖子,对他说“我想陪你去”的时候,那人瞬间亮起来的眼眸,是最真实的。
 
 
朱正廷想了想,把车钥匙往口袋一塞,推门下车。
  
    
说好的陪你出席,不会半途而废。
   
 
不要担心我畏惧灯光,害怕舆论,讨厌纷争。
 
 
正如我无数次渴望你光明正大站在我身边,与我一同被摄入镜,在聚光灯下仍能相视一笑一样,如今你要走得这条星途,直到末路,我也要一路同行。


 


  
 
   
  
 
   
 
   
 
 
 
 
     


   


    
 
   
 
小A站在演艺中心场馆的后台,在层层叠叠的钢筋混凝杆中迷失了方向。
 
 
这周部门总结之前,自己拿着上周在百货市场拍到的惊天大料兴冲冲地跑到主编桌前,说自己这一次一定能拯救部门版面日益衰微的销量。
   
 
而主编只是瞥了一眼他交上来的内容,就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处理其他事务了。
 
 
“主编?您表个态啊倒是,这可是惊天大料!隐退了之后一直没人拍到的歌王诶!”
 
 
主编慢悠悠地晃了晃自己手中冒着烟的紫砂壶,抬眼看他:“……出去。”
 
 
“为什么?!”
 
 
小A感到前所未有的不甘心,他向前一步把相机推到主编眼前,指着那里面的两个人影:“主编您看,这可是明明白白的歌王,和他的同性好友!同性!您知道吗,这可是大卖点。”
 
 
而主编把紫砂壶朝桌上一放,“你看看你自己拍的照片,能用吗?也就歌王的脸给拍清楚了,另外那个人呢?你说是同性,他说是异性,我说是兄弟!是亲戚!是不是都有人信?”
 
 
“而且,现在的娱乐版读者群体都可精可精了,你这没点实际的,最终只是坏我们社名声。而且,我们明明放料出去要你拍S,你现在没拍到S已经打我们脸了,还放一堆模糊不清的照片出来转移视线,你以为读者都跟你一样不清醒吗?”
 
  
被撵出办公室的小A感到很无奈。
 
 
我倒是也想拍点清晰的照片,可是歌王的反侦查意识也太强了,把身边那位遮了个严严实实,最终也就只能留下这样的照片。
 
 
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
 
 
既然我现在是唯一知道这个料背后的惊人真相的人,我一定要拍到实锤,把真相公之于众!
 
 
于是他现在好不容易摆脱戒备森严的场馆保安监视,一头扎进这盛典背后钢筋管道丛生的后台,决意要深度贴近取材。
 
 
可是揣着相机兜兜转转许久,也没能找到目标人物,直到某个单独立在空旷走廊上的人影映入眼帘,他才吓得赶紧躲回墙后,精神高度戒备。
 
 
是那天歌王身边的小哥哥!啊呸,娱乐圈混多了,连饭圈用语都如此得心应手,可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本来就该被叫做……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看着那个身影停留在一众立牌前,小A振作精神,细细地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宝贝相机,对准了毫不知情的那人。
 
   
   
 
   
 
   
 
   
 
   


    


  
朱正廷踱着步子,不知不觉走到了后台空旷的一处走廊,他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大概是来到了后台仓储区,这周围的几个房间门外,都堆着刚从场馆在收回来的明星立牌。
   
 
他的目光扫视过一众光鲜亮丽的人儿,最终锁定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熟悉面孔上。
 
    
走近以后不由得噗嗤笑出声。
 
   
那是歌王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一张广告图,居然被主办方用作这次晚会的宣传照,朱正廷只觉得哭笑不得。
 
 
直到他将视线移到那人的面庞上,才恍然大悟主办方的用意。
 
 
那是黄先生为数不多的模样,照片上那人微微俯身,难得可爱地嘟了嘟唇作势亲吻身旁的“空气”。
 
 
主办方真是精明,这样的立牌在一众歌迷合影时当然会大受欢迎。
 
 
朱正廷端详了一下对面这人难得的可爱一面,突然走近了那立牌,侧过身子贴上立牌旁的墙壁。
 
 
   
 
   
 
   
 
   
 
   
 
   
 
小A看到镜头里的人停在了一个立牌正前方,而那立牌上的面孔也的确让人格外熟悉。
 
 
果然如此,他俩不简单!
   
..
他兴冲冲地将镜头距离拉近了几分,才终于看清那人完整的细节表情。
 
   
只见镜头下,那人紧贴墙壁,朝立牌跨出一步,向上踮起脚,微微扬起了左侧脸颊,脸上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慢慢地……
 
 
接住了立牌上那人朝身旁递出的飞吻。
   
 
   


  
 
 
 
   
 
   
 
黄明昊彩排完内场流程以后,一路向后台休息室走,正要给朱正廷打电话询问他在哪里的时候,一个人跳上后背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听到熟悉的声音,黄明昊低下头无奈地笑笑,向背后伸出手搂紧那人,向上掂了掂,嘴里却开着玩笑。
 
 
“猜不到。不过跳上了我的背就是我的人了,我不放你下来了噢。”
 
 
说着就维持此状继续向休息室走去。
   
 
“诶,幼稚死了,快放我下来,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的!”
 
 
朱正廷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满地伸手捶了捶那人的肩膀,抗议无果后,又伸手恰上那人未上妆的光洁面颊。
 
 
“诶疼疼疼疼疼疼,好好好我放你下来放你下来。”
 
 
黄明昊伸手揉了揉被捶疼的肩膀,又以龇牙咧嘴式夸张地舒展了一下面部肌肉,才牵过朱正廷的手继续向休息室走去。
 
 
“还说我幼稚,不知道是谁先跳到我的背上来,还要我猜他是谁。”
 
 
“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愿意把我放下来呢!我就是不想和你一起丢脸。”
   
..
朱正廷一边朝牵着自己的那人吐舌头,一边顺着他牵着自己的手打理那人西装袖口微微翻起的边。
 
 
待会儿这个牵着自己的人将要上台,去接受这演艺生涯的最后一个奖项,所以披星戴月,梳妆打扮,以呈现一场完美。
 
 
那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日子终究是过去了。
 
 
而自己,也终于将以家属的身份坐在台下,亲眼目睹那人万众瞩目之下,收获万千爱意。以往未曾圆梦的,那些彼此错过的人生如意,终究要一一补回。
 
 
他的辉煌道路,正如自己一直所期望的那样。
 
 
而这一次,自己是真的在他身边。
 
   
     
 
   
 
   
 
   
 
   


   
 
 
 
 
 
     
 
 
 
 
 
踏上领奖台,黄明昊接过前辈手中的奖杯,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迎着万众瞩目,顶着满场聚光灯,朝黑压压的人群中看。
   
 
正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在这种落差中,其实看不清爱人的模样。
 
 
粉丝歌迷的朦胧爱意或许能从遥远的呐喊声中汇成声浪传进耳朵里,终究不及已知那人身在台下有力。
 
 
他笑着凑近直立话筒,盯着黑黝黝的话筒头良久,突然抬眼,准确地锁定了那人存在的方向。
 
 
“谢谢你能来,陪伴我这一路。”
 
 
“谢谢你没离开,与我共度余生。”
  
    
“我爱你,我的队友,我的爱人,人生最最重要的一部分。”
 
 
“朱正廷先生。”
 
 
台下顿时爆发出最轰动的尖叫声,坐在圆桌旁的不少明星也纷纷捂住嘴巴表示惊讶。
 
   
在众人眼里,这显然是一个难以真正消化的消息。
 
 
可是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早该被世人熟知的秘密,隐藏了多年或许原本是为了更好的守护,但在十年的爱意滋养下,他才明白——
 
 
有一些爱,坦荡的存在才是最好的守护,不妨就让我告诉世人,在我的爱情故事里,主角是你,并非他人。
 
 
不妨让我明确地说出你的名字,叫你一声先生,而非你在娱乐圈那些光鲜亮丽的标识。
 
 
你我都曾希望在高朋满座中唤对方一次姓名,都想在那漫漫红毯尽头握住彼此的手,更渴望融入彼此的人生至此不要分离。
 
 
而这一切如今要让世人熟知。
 
 
不求一份祝福或半分热度。
 
 
只因这是与世间千万情侣无甚不同的,在爱情本身面前,最最平凡的相爱实闻。
 
 
 
   
 
 
 
   
 
   
 
   
 
   
 
   
 
     


 
 
 
 
朱正廷坐在台下,再也不会被周围的惊呼抑或惊异目光打扰。
 
 
这个世界上,能去爱的人很多,相爱的人少。
 
 
在他的世界里,黄明昊就是独一无二的,充实而丰富的,承载了他人生的大半温度。
 
 
所以再多沸腾的声音也不能入耳。
   
 
只要你此刻望着我的眼睛。
 
 
“我也爱你。”


   
 
 
 
 
 
   
 
 
 
  
 
END.
 
 
 
   
 
————————————————————————
 
 
彩蛋1:
 
 
小A把一众实锤甩到主编桌上的时候,主编正在打电话。他双手叉腰抖了好一会儿腿,抖得腿都快抽筋了,才换来主编大人的关注。
 
 
“主编,你看,这周娱乐版到手了!”
  
   
而主编拿过照片挨个扫了一眼,表情一直很平淡,除了被其中一张在后台的独特照片吸引了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噢,你走吧。”
   
 
“?”小A不太理解,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收集来的第一手资料,怎么这么不值钱,难道不应该能为自己换来些年末奖励之类的吗?
 
 
“不是,主编,我都这么卖力了,你看这……”
 
 
“看什么看,你以为你这料有多牛逼啊,除了这张后台的新鲜点,其他哪张图是现在网络上没有的?连人家站姐拍的视角都比你多,清晰度还比你高,看图简直都让人忍不住吹是神仙爱情了,哪里还有吃瓜群众看得上你的图。”
 
 
“还有啊,那场晚会除了他俩,S小姐和Y先生偷偷牵手被拍到了你知不知道啊!你看看你,一点八卦敏锐度都没有,除了跟风,简直一无是处,还妄想我给你加工资?”
 
 
小A被骂得面红耳赤,于是忍不住反驳出声:
 
 
“那您可以用那张后台的啊,那也足够有价值了吧?这可是我在后台拍到的独家资料!”
 
 
没想到主编却一口回绝。
 
 
“不行,这张我要带回去给我老婆。”
   
 
“???”
 
 
“反正现在这料都已经人尽皆知了,爆不爆无所谓。但是这种级别的糖一定得带回去给我老婆好好看看,不枉她喜欢他们俩这么多年。”
 
 
主编大人看着图上一脸甜蜜地凑近歌王立牌上嘟起的嘴唇的前影帝,满意地点点头。
 


 
 
 


 
 
 
 
彩蛋2:
 
 
工作室放年假之前,几位合伙人都在询问黄明昊转幕后以后打算做什么,年末有什么计划。
 
 
而刚把最后一座奖杯放上高架的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旅游。”
 
 
其他人面面相觑,愣愣地问:
   
 
“去哪啊?”
 
 
背对着众人的人缓缓勾起嘴角,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设想已久的画面。
 
 
“去马代。”
 
   
 
   


   
 
 
 
   


 
 
 
 
——————————————————————————————————
  
真的END辽.
 

 
久等了!
 
 
@冰河 因为河河太可爱了【也太戏精了】,一个冲动我就把“下”码完了,你要的相爱实闻完结啦~
   
 
现在放出来啦!
 
 
《老死》是属于46的故事,真的没错。我想在人设与各种主题都容易被抄袭的今天,写出一篇这样从始至终贯穿着我们46独特感情与性格的故事,让它变得无可替代,大概也算是了了我自己的心愿。
 
 
如果说丞坤的番外是开辟并完善了一条新的故事线。
 
 
那么贾正的番外则是丰富了一些在正文里单向的思考。正如他们的爱是双向的一样,其实两人有许多感受也是双向的,这篇里补充了J先生踽踽独行时或许孤独的心境,还有私底下T先生难得流露出来的自由爱意和可爱的小心思。
 
 
其实《老死》里还有许多彩蛋,比如J先生的演唱会开到19场就停了,为什么是19,是因为19岁是T先生与他相识的年纪。
 
 
还有好多,我要放在最后一篇番外里讲,是知乎体的女孩视角。虽说年前可能都不能与大家见面,但是也跟大家打个包票,女孩视角的番外绝对少不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我一直很有感触的是,自己虽然不是一个拥有非常多关注的人,却接触到了不少真诚善良的人儿,热度在你们真情实感的评论下真的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还记得《扮演》的评论区,你们因与我有共同的对46的痛点与纠结点,而愿意倾诉,有感而发,这实在是令我感激。
 
 
《老死》是我造的第一个梦,是我进入这个圈子所踏出的最初一步。
 
 
所以,从最初到现在,一直陪伴着我的,亦或者后来与我相遇的你,都真的太了不起啦。
 
 
很爱你们,在2019的第三天,Rvin希望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万事胜意,爱得无忧自由,新的一年又是最美好的人生章节!💕
   
 
【另外我要夸一下一位小宝贝 @forever  love 是她在超话里推了我的文w我真的受宠若惊!感谢你对我的支持啦,因为很独特的是居然能在刷微博时看见自己的文章名字,所以特别的雀跃了!同样感谢所有为我点小心心小蓝手的宝贝!我爱你们鸭❤】

Tin给Ting的蛋包饭.:

-
“黄明昊!”

“咋啦。”

“没事...”

“咋啦~”

“晚上去吃小龙虾...”〈小声

“好嘞~”

-
“宠物情人那种。”

“对,宠物情人。”

-
“可能是他太大了弄得我不舒服。”

-
“那是Justin的!”

-
“阿姨你不pick我啦?”

“抛开我们的关系~”

-
“某人说了一个小时的梦话我就不说了。”

某人听了一个小时的梦话我也不说了。

-
“喂?”

“恩。”

-
“Justin,还记得我们俩当初刚来这个节目的时候,纠结到底要不要来,如果要来的话,我们俩就约定好一定要在这个节目里一起出道,我相信你一定会上来的。”

-
“我们回家啦。”

-
“我觉得正正哥撒娇的时候最好看~”

-
“呀Justin干得好!”

-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
“nh101——永远。”

-
他在青春期开始的时候遇见了他。
他在青春期快结束的时候遇见了他。

-
他很敏感,也很感性,认为身边的人终归是会离去的,却唯独对他说了到永远。

-
他们之间还有太多太多的话语没有在此记录下来。

-
“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
“希望能得世界允许,坦荡一次喊他姓名,再说爱意。 ”

-
两人彼此相伴,从籍籍无名到少年时代,并肩踏向繁花似锦。

-
约好要到永远,十指相扣了就永远不要分开了。

-
黄明昊🔒朱正廷

-
JZSZD.

论室友用了我的名字写耽美小说怎么办

Tin给Ting的蛋包饭.:

预告



“黄明昊!江湖救急!!”


“咋啦。”


“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名字啊QAQ。”


“干嘛。”


“我我我我...你也知道,我是个起名废,实在想不到名字辽...但是范丞丞那边又在使劲催稿,所以...QAQ。”


“行吧。不过你写啥啊。”


“恩...你也知道,不写点新东西会对不起读者的,所以经范丞丞一怂恿,我就...我就...”


“说重点。”


“写耽美QAQ。”


“????”


“而且你是受...”


“......”


“...你能耐了啊你。”


“QAQ。”


“攻是谁?”


“...我......”


“...呵”


——


占tag致歉


and若有雷同欢迎私信我鸭qwqqq


我又开始搞欢脱辽〈不是